吉林资讯网

吉林农业大学“结对扶贫”侧记

  大学教授在田间地头手把手教、养殖专家入养鹅户现场讲解、村民集中学习各种实用技术……自2015年底,吉林农业大学与洮南市好田村结对帮扶以来,9个项目负责人、20人扶贫专家团成员经常性驻村,通过深入研究村里自然资源、气候条件等,寻找适合村里发展的产业方向,以基层党建为引领、产业导入为支撑、实用科技为路径,注重培育村里自身“造血”功能,真扶贫、拔穷根,有效带动了村民增收、村容村貌转变,成为新时代科技兴农的典型样本。

  “科技扶贫”为脱贫找出路

  “当地光照时间充足,少雨干旱,地下水呈弱碱性,为‘玉木耳’生产提供了绝佳的自然条件。在当地发展‘玉木耳’产业有天然优势。”吉林农大教授李晓说。

  目前,2018年村里第一批“玉木耳”菌棒等发酵完成后,就可以移植到温室菌棚,好田村村支书姜旭波特别高兴。开春后,李晓教授到村里现场指导,这给他生产菌棒吃了一颗“定心丸”,再也不用担心新建菌包厂的菌棒出问题了。

  将农业实用科技与农村生产一线相结合,切实发挥科技在农业增产、农民增收中的作用……像李晓这样奋斗在扶贫一线的年轻教授,吉林农业大学里还有很多。“自扶贫工作开展以来,农大针对村民最关心的种子、农药、畜禽养殖等问题,先后组织6批服务团,专家学者20人,对村民进行了专项培训和生产指导。”吉林农业大学驻村第一书记程军说。

  除了与好田村的结对帮扶外,吉林农业大学还吸纳以院士、教授为主的200余名农业科技工作者,成立了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为吉林省扶贫工作提供科技支撑。据统计,自2015年年底,启动扶贫工作以来,已组织60余名专家在吉林省开展各类扶贫培训40余次,培训农民逾4000余人次。

  除了安排专家到村里,吉林农业大学还有针对性地组织村干部、致富带头人,到东北亚博览会、长春农博会等展会及一些企业参观考察,开发产业,转移农村劳动力,开阔村民的视野和发展思路。

  据吉林农业大学党委书记席岫峰介绍,他们依靠涉农学科、涉农人才、涉农成果密集的优势,以科技扶贫为重要抓手,为好田村经济发展找出新的发展模式,给省内其它地区脱贫工作提供了借鉴,找到了出路。

  产业“搭桥”让致富有成果

  “在温室菌棚打工7个月挣了2万多元,还能照顾家里老人。”好田村贫困户叶淑梅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说。自从叶淑梅到温室菌棚打工后,不用再外出打工了,也能交得起孩子的学费了,这让她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

  “2017年,好田村‘玉木耳’实现净利润15万元,为我们做好扶贫工作开了个好头。”吉林农业大学驻村扶贫办队员郭伟生说,2018年他们新建菌包厂,延长产业链,注册“好沺”商标,对产品进行深加工,增加产品附加值,让“好沺”在村里生根,让当地村民“终生”受益。

  “玉木耳”项目已取得成功。据统计,2017年,“玉木耳”产业合作社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40余人,人均增收5400元;年终分红,贫困户全覆盖125户,户均增收1000元。

  村里贫困户致贫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连年干旱致使种地不打粮,家庭收入来源非常有限;二是因病致贫,仅靠简单的产业扶贫难以真正实现脱贫。针对这些情况,吉林农业大学经过实地考查,设立农业科技推广基金100万元,实施项目11个。“多个项目同时推进的目的就是降低风险,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保证贫困户的收益。”程军说。

  产业扶贫不能“孤注一掷”,要分散投资,降低风险。于是农大人走访贫困户进行调研,最终决定将吉林白鹅养殖作为推动村里脱贫致富的又一重要路径。

  “大伙儿一开始都不愿意养,看到我2017年养鹅挣到2600多元,2018年都抢着报名要养。”村民郭友章兴奋地说。刚开始,扶贫工作组鼓励贫困户养鹅时,村民顾虑重重,怕养不活,怕没有市场,怕最终“鹅死蛋打”……

  2017年,吉林农业大学为59个贫困户,每户免费发放30只鹅雏,并配套提供饲料、药品,免费接种疫苗,养殖过程中请专家孙永峰提供全程跟踪技术指导服务,保证成活率在95%以上,贫困户户均年增收600元。“我们建立了约束机制和市场回收机制,白鹅养成后我们帮助联系经销商,保证市场销售,消除村民各种顾虑。”郭伟生说。


上一篇:上一篇:2018吉林省优质特色农产品大型宣传推介活动侧记

下一篇:下一篇:吉林省政府与国家相关部委举行工作会谈景俊海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