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资讯网,必威体育betway平

内马尔,足球社会制度下的濒危物种

吉林乡村家长里短2017 ,吉林到海南机票

大家都会说:不会再有下一个梅西,但似乎还没有人说:不会再有下一个内马尔。

内马尔是现在世界上最迷人的问题少年。但这个迷人的问题少年折射的,是一个并不迷人的问题社会。

内马尔父亲发文控诉儿子所遭到的侵犯时,也用了一个词组——足球社会制度。这当然不是足球比赛那么简单,这事关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尖锐冲突。

前几天在巴黎圣日耳曼2比0战胜斯特拉斯堡的比赛中,内马尔再次光芒四射统领全场,尤其是一次令人叹为观止的彩虹过人射门。而无计可施的对手对他施以四连击,把内马尔放倒并导致他右脚第五跖骨旧伤复发,将缺阵好长一段时间,而他的右脚趾骨将越来越脆弱,成为一大隐患。内马尔父亲指出,竟然曾有媒体打着足球专家的旗号开出“内马尔应不应该被干倒”的选择题,他质问这种“足球社会制度”是否已经不允许天才的存在?

假如内马尔父亲不提起,或许很多人都不再记得两次世界杯上的前因后果。有时候被内马尔戏耍的对手(比如马竞的胡安弗兰)会比划指头——1比7——企图羞辱内马尔,但很多人已经淡忘了巴西世界杯上的哥伦比亚球员苏尼加——是他的暴力犯规导致内马尔的世界杯提前报销,大家更淡忘了只要受伤位置再偏移一点,内马尔甚至可能在轮椅上渡过一辈子。很多人也已经淡忘了俄罗斯世界杯上的墨西哥球员拉云,大家只记得内马尔夸张的翻滚,而不记得拉云的恶意踩踏。不管是苏尼加还是拉云,还是斯特拉斯堡球员萨尔维斯,都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

此次内马尔的重伤,标志着当代足球来到一个新的节点,甚至是生死关头:内马尔这样的旷世奇才,可能将从此绝迹,从而被信奉“互相尊重”和“提高效率”的欧洲文明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国内刚出版的一部内马尔画传,别出心裁地附赠了一个内马尔玩偶,有别于所有的球星玩偶,这是一个内马尔在地上翻滚惨叫的形象。(如图)

很多中国球迷善于用地沟油来烹炸欧洲主流媒体吃剩的残渣,嘲笑内马尔为了摆脱梅西的阴影去了巴黎,结果不幸又要活在姆巴佩的阴影下,这种论调至今很流行。似乎可以听到全世界阴沟里的小老鼠都联合起来,在对内马尔高唱欢乐颂。但我预言过,“翻滚的少年”非但无损于内马尔品牌价值,甚至只会丰富其亚文化内涵。

内马尔继承和发展了当代足球史上从贝克汉姆到C罗的那喀索斯(Narcissus)传统,或者说是水仙少年耽美的神话传统。假如说他们在足球场上显露的是直男霸权,那么他们在场外的明星形象,则绽放着自恋至死、雌雄同体的美,那是一种武装到每一根发丝的艳光四射的美。和贝克汉姆和C罗一样,内马尔也勇于规划设计自己的人生,他们勇于不断出走豪门俱乐部,不断建构个人英雄主义的神话。

内马尔还继承和发展了2002年世界杯空前甚至绝后的3R动漫英雄传统。在那一年的动漫王国日本,里瓦尔多深陷的眼窝散发着僵尸吃人前淡淡的忧郁,罗纳尔迪尼奥一张嘴两排白色的琴键流淌着阳光和融化的冰淇淋,而罗纳尔多的武士发型和大兔牙——欧耶,假如罗兰巴特还活着,那本关于日本文化的经典著作《符号帝国》将有新的篇章,在全球化时代日本文化符号被一个巴西人挪用而俨然被Remix为一个崭新的动漫形象。而内马尔不意中创造了一个“翻滚的少年”的动漫形象。

他在推特脸书微信微博上翻滚,在比特币上翻滚,在区块链上翻滚,在NASA上翻滚,在车水马龙凶险万状的马路上翻滚,在摩天大楼之间翻滚,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翻滚,在证券交易所和银行翻滚,在政府办公室翻滚,也在午后的草地上翻滚——每一个被房租和贷款逼疯的人儿,谁不想这样学着内马尔,婀娜地,曼妙地,滚上那么几圈,并且最好就这么一直滚动下去,像这个星球一样滚动下去,要滚永恒那么久......

俄罗斯世界杯期间,“翻滚吧内马尔”成为球迷笑谈

俄罗斯世界杯堪称史上第一届“网红世界杯”,翻滚的少年,这一可以随意设置场景的动图,充分满足了社交媒体的娱乐和传播属性。内马尔本来就是足球世界玩转社交媒体的头号红人,经此一滚,一跃成为世界足球史划时代的网红。内马尔在球技之外,又新创造了一个“翻滚的少年”的潮流符号,而资本主义品牌消费主义的一大秘诀,正在于不断巧妙利用亚文化乃至反文化的叛逆和越轨,来建构自我的神话。

七八十年代网球坏小子麦肯罗堪称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网球选手,以爱摔球拍著称,但恰恰是麦肯罗成为一代人的网球启蒙,因为当年在中国,日常见不到网球,你只有在电视体育新闻上能看到——瞧,麦肯罗又摔球拍了!

麦肯罗摔球拍的恶行自然成为媒体聚焦的一大看点,从而变相普及了网球运动。同样,七八十年代也涌现了演嗨失控砸琴的摇滚乐手。砸球拍、砸琴,足以引发性高潮一般的尖叫,成就了撒旦的集体招魂仪式。而无伤大雅的撒旦将被包装为资本主义的荷包蛋,品牌甚至可以策划砸球拍或砸吉他的狂欢,以制造荷尔蒙经济的井喷。

坏小子的越轨,乃至适当的丑闻,对品牌资本主义来说,是牛扒上撒的盐。而内马尔式的狡黠,内马尔式的坏笑,正是品牌资本主义所欢迎的亚文化属性。梅西从球场到家庭都是道德楷模,是三个儿子的慈祥老爸,而内马尔15岁就和邻居好友约炮失身,19岁就有了一个私生子,与女友布鲁娜分分合合无数次,其私生活带有这个时代青少年的典型风格。正因为梅西并不具备亚文化属性,因此内马尔才更显珍贵。

“翻滚少年”和“彩虹少年”,是内马尔拥有的两大亚文化符号,两个时代启示录瞬间。

“翻滚少年”。这是分崩离析的互联网后真相社会因果链的断裂。时间被定格为景观的“奇点”,而“起点”被淡忘,人们只活在永恒的当下,只活在此时此刻眼前的映像中,活在手机或电脑屏幕里,到底是谁导致了内马尔的翻滚,到底谁恶意踩了他一脚,这都不重要了,这是“后真相”的世界,真相可以是被阉割后的真相。那么,到底谁才是骗子?内马尔表演的夸张翻滚被全世界暴晒,而拉云的恶意踩踏反而瞒天过海。世界杯之后内马尔发布了一个小视频回击,他带领一帮小伙伴高呼——“他们在撒谎!他们在撒谎!”

“彩虹少年”。这是南美大地与欧陆文明之间的分野,是通往天堂的阶梯。巴尔达诺和博斯克都是皇马人,但当内马尔还在巴萨时, 他们就不吝赞美,巴尔达诺称:“内马尔是最有想象力的球员,C罗很高效,梅西很灵巧,但内马尔十次过人可以有十种不同的过人方式......”而博斯克则一语中的:“内马尔是正在消失的巴西足球传统的继承人”。没错——“正在消失”。内马尔达不到梅西匪夷所思的高度,但足以和梅西放在一起比较。而首先我们看到的是巴西人和阿根廷人的文化差异,梅西是在规矩中创造奇迹,而内马尔是法外之徒,梅西是一步登天,而内马尔是天外飞仙。

内马尔当然是一个谎言的创造者——然而,是“创造”,而不是“制造”,车祸才需要制造,而艺术需要创造,因为艺术是个美丽的谎言。惊鸿一瞥,彩虹漫天,这就是在成王败寇你死我活的功利世界中,内马尔创造的浪漫的谎言。从里瓦尔多到罗纳尔多,从罗纳尔迪尼奥到内马尔,这是巴西足球绵延不绝的艺术谱系——Ginga游戏的稀世之美。

同样,从里瓦尔多到罗纳尔多,从罗纳尔迪尼奥到内马尔,也不乏有违体育道德的作假。美往往是无用的,无用的美是对功利世界的冒犯,正如天才的存在是对庸人的冒犯,无用的美于是成为功利世界的眼中钉,成为围捕猎杀的对象,他们不得不通过作假来躲避和掩护自己;不管是一次漂亮的彩虹过人还是一次假装的翻滚,都是一种表演——没错,夸张的表演!然而“夸张的表演”恰恰是巴西足球的灵魂所在,神魔一体,须臾不可分离。


上一篇:上一篇:C罗INS商业价值体坛第1!每条赚87万欧 梅西列第3

下一篇:下一篇:梅西拒绝领奖!缺席庆祝活动 这次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