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资讯网

第八章 粟部长发话,调侯卫东进县组织部 岭西行

婚假结束,侯卫东回到综合干部科办公室工作,日子波澜不惊。

上班第三天,侯卫东接到了李晶的电话。

“婚假结束了吗?我在岭西,今天晚上有应酬,你如果有空,过来帮我。李晶上次见朱行长,侯卫东充当了护花使者。这一次她又有不想见的人,因此再次想起了侯卫东。

“怎么帮?

“今天应酬的几个人都很有背景,其中一人缠着我,我不方便得罪他,你过来当我的临时男友,帮我抵挡色狼。

“既然有色狼,你就别去应酬了。

“除了色狼以外,还有重量级人物,对精工集团很关键,而且和上青林石场也有关联。

侯卫东这才道:”那我马上就出发,岭西我不熟,进了城肯定就没有方向,怎么找你?

“我派人到人城口接你,一辆红色皇冠。

侯卫东的皮卡车在青林镇和益杨县算是中档车,开起来还感觉不错。可是此时要到岭西省,连迎接的车都是皇冠,皮卡的档次确实低了。

想到晚上要帮着李晶应酬喝酒,侯卫东给教练王兵打了电话,让他在益杨城里等着。侯卫东开着皮卡车先取了三万块钱在身上,这才到驾校接了王兵。

一路上都由侯卫东开车,王兵在关键路段也不时点拨两句。车速并不是特别快,一个多小时到了沙州。他们没有进城,从环城路绕过去,直奔岭西。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公路也由两车道变成了四车道、六车道、八车道,建筑物渐渐多了起来,白瓷砖的房子渐渐减少,装饰风格逐渐多样化,开始富有现代气息。进人城区,高楼大厦骤然多了起来。

侯卫东一般都在沙州以内活动,到岭西的时候很少,最近一次到岭西还是读大学时。此时开着车进人了宽阔大街,见车来车往无数,哪里看得见红色的皇冠。

“你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在岭西工程设计院门口?你别动了,把车靠边,等我过来。李晶问清楚侯卫东的位置,对正在打牌的几个人道,”我朋友过来了,我去接他。’,

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抬起头,道:”李晶,这位是你男朋友吧,还要亲自去接,叫他直接过来不就得了。

李晶没有理他,道:”你们继续玩,我们很快过来。

在岭西工程设计院的大楼下,一辆灰扑扑的皮卡车龟缩在绿化带前。岭C的车牌显示出这辆车来自沙州,在岭西眼里,沙州是落后之地,这就和沙州人对益杨人的看法一模一样。

侯卫东黝黑面容让他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上了车,车里就有了男人的汗水味道和淡淡烟草味。李晶很喜欢这种健康味道,她低声交代:”见了面以后,你说是精工集团的股东,主管上青林石场。

“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在诈金花,一百元的底,一千元封顶,你带钱没有,我这里有。

“我身上带了三万块钱,勉强能应付。

“这些人都欺软怕硬,你不屌他们,他们就不会翘尾巴。李晶将几名客人的情况交代一番,道:”张木山是重量级人物,是我重点关照对象,能与他合作,精工集团发展就不愁了。我通过内线了解,他有到上青林建水泥厂的意向,这也是我带你过来的重要原因,你好好给他介绍上青林石场。木山老总是军人出身,喜欢打猎,我听说山上有野鸡,可以请他去打猎。

金星大酒店是岭西新建的五星级宾馆,三楼是名气很大的名士会所。进入会所大门的时候,李晶伸手挽着侯卫东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王兵很懂规矩,停了车,并没有跟着李、侯两人。他来到宾馆一楼的茶厅,要了清茶,又拿起一本围棋棋谱,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里面的人正在激战,侯卫东和李晶进来时,除了眼镜男,其他人头亦不抬,关注着牌桌上的战斗。

眼镜男的目光在侯卫东面前停留数秒,低头数了十张百元钞票,道:”跟。另一位宽脸汉子鼻尖有一滴汗水,他把桌上的牌拿起来着了一眼,然后轻轻放下,道:”我也跟。’,两人轮番上阵,连跟十手,

都不肯起牌。那位宽脸汉子从包里取出一叠钱,道:”我们一人出一万,开牌。

两叠钱又扔了进去,眼镜男把牌翻开,是单A带10和5。宽脸汉子拿着牌左看右看,最后恨恨地将牌扔在桌上。”今天手气真是太背了。他的牌是单A带10和4。

烫着大波浪的性感女子伸手打了眼镜男一下,道:”姬处,你看我的牌,比你大多了。她把牌翻了过来,是6、7、8的顺子,她把手伸到眼镜男面前,道,”快赔我钱,我是最大的一副牌,被你们两人吓趴下了。一眼镜男乐呵呵地把满桌的钱扫到自己身边,道:”打退不如吓退,这是诈金花的魅力。

李晶给大家介绍道:”这位是侯卫东,我的生意伙伴。张木山,庆达集团总裁。

赢牌的眼镜男是省办公厅信息中心副处长,叫姬程。宽脸汉子吴勇是省工行的信贷处处长。年轻女人叫吴克宁,省里某运输公司老总。


上一篇:上一篇:浙江省杭州临安区

下一篇:下一篇:4月机票白菜价!大连出发到全国各地,最低只要14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