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资讯网

中国首例弹劾法官案调查 专家观点也大不相同


中国首例弹劾法官案调查 专家观点也大不相同
 
2003年06月10日14:41 新民周刊  

  (第一篇)

  3月28日,吉林省磐石市人民法院弹劾委员会就该院民事一庭副庭长王学彬是否存在接受宴请事实进行票决,并以15票对0票通过了对王学彬的不信任表决。40天后,法院作出免去王学彬副庭长职务、待岗学习的决定。


  有媒体称,王学彬是我国第一个因百姓不信任而遭弹劾免职的法官,“磐石弹劾法官事件”也被称作中国弹劾法官第一案。

  随即,本刊记者对此次“弹劾事件”进行调查,先后走访磐石市法院、市环保局、市建设局、市公安局主管领导,并调查诉讼双方当事人、证据提供人、知情人,本刊掌握的情况使我们对“弹劾事件”的合理性怀疑越来越多——

  中国首例弹劾法官案调查

  撰稿/李清川(记者)

  2003年6月1日,地处北纬43度线的磐石市被传言击中,这个行政上隶属吉林市的县级小城在夏季到来时提早陷入了“多事之秋”。

  传言中的主人公是原磐石市人民法院民事一庭副庭长王学彬,因“接受主管案件被告及其代理人宴请”,他已被暂时调离审判岗位,待岗学习。对于此事,磐石市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王学彬被处理并非是因为接受了当事人吃请受到检举,而是因为与市建设局局长动手惊动了市领导直接相关。另一个流行更广的说法是:王学彬的结局要看事情的最终传播广度,他可能在3个月后重新上岗,也可能被牺牲,两种可能的巨大差距与事件本身无关。

  与此同时,检举王学彬的当事人张俭,仍情绪难平,粗口不断,在他签名的采访记录上5次出现相同的文字:王学彬,我想干死他。

  在磐石市,56万当地人的目光并不仅仅牵于沸沸扬扬的传言:

  因附近的磨盘山得名的磐石市,石头的知名度远远落后于当地出产的优质水稻,由于春季以来吉林全省旱情严重,多次实施的人工降雨也丝毫未能减轻46万农业人口的焦虑。而在中心城区的政府机关,各级公务员也感受到了压力——吉林省将“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试点地区选在了这里。

  6月2日,有60多辆出租车参加的一次活动使得环城路增添了一道“风景”:空驶的车辆鱼贯穿过市区的主要街道,要求政府减少非典时期对出租车的相关收费。

  本刊记者对“弹劾事件”的调查从当事人开始:

  煹鞑橐护牨弧暗劾”法官是否接受当事人一方宴请?

  家住磐石市福安街的居民张俭指着屋内墙壁的缝隙和支在窗架的木棍对记者说,“你看看吧,我这个日子是怎么过的!”

  他介绍,2002年7月,他以“邻居刘家开设的粮油加工厂机器噪音大,粉尘污染严重,影响自己全家正常生活”为由,向磐石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并附带赔偿。12月23日下午,第四次开庭在法院举行,审判长为民事一庭副庭长、助理审判员王学彬。

  磐石法院弹劾委员会办公室出据的评估报告证实:当日休庭后,参加庭审的被告刘有强的姐姐刘路及委托代理人王玉珍在王学彬办公室谈话,使原告张俭和弟弟张伟产生怀疑,于是两人决定在法院门口等他们出来。张伟跟踪先行离开法院朝南走的刘路与王玉珍,目睹了两人在河南大桥附近上了一辆出租车往回开,张伟随即乘坐出租车跟踪。张俭跟随王学彬向北步行,目睹在市体育场附近王学彬上了一辆停在他面前的出租车。随后乘车赶到的张伟证实这辆车便是刘路与王玉珍乘坐的,张俭与张伟乘坐出租车一直跟踪至郑双聚狗肉冷面馆。

  张俭向本刊记者介绍,他立即通知其妹夫李树晨从家里取来相机,三人进入酒店202房间内拍下了王学彬与刘路、王玉珍三人坐在一起的场景。“当时的场面比较混乱,我们先在包房外拍了一张照片,进入房间内拍照时三个人都扑了上来,不让我们拍照,然后我们撕扯起来。”双方争执的过程同样被拍摄下来,并成为磐石法院“弹劾”王学彬的主要证据。

  张俭同时证实,在撕扯中,王学彬曾说过,“张俭,你给我个面子,别叫110来。”

  被告刘有强及亲属向记者证实:刘路当场被围打,并向公安分局报案。

  参与此案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警官告诉记者:他们接到报案后曾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调查,但并未进行处罚。

  王学彬在磐石法院的调查中解释,自己拒绝过王玉珍的电话邀请,在酒店的聚餐是为妻子过生日,王玉珍与刘路是随后赶到的,并不存在双方同去、接受宴请的事实,并出示了就餐发票。


上一篇:上一篇:吉林流窜多地连续作案50多起嫌疑人被抓...

下一篇:下一篇:19年杀妻疑案调查(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