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资讯网

科创板生物医疗企业申报数量近四分之一 考验投资者专业度

在目前科创板已经受理的72家企业名单中,有多达16家生物医疗行业企业,占比接近四分之一。

在医疗健康领域,已有科前生物、微芯生物、特宝生物、申联生物、苑东生物、热景生物、博瑞生物、华熙生物8家生物医药企业登上科创板受理企业名单。此外,还有安翰科技、贝斯达、赛诺医疗、海尔生物医疗、微创医学以及心脉医疗6家专业设备制造企业,以及美迪西与诺康达医药2家研究和试验发展企业。

德勤中国全国上市业务组A股资本市场主管合伙人吴晓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生物医药行业是非常专业的行业,科创板允许未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上市,对国内的医药领域投资者是很大的挑战,考验他们是否能像海外投资者那么专业地给出企业相对合理的估值。”

大幅缩短新药研发上市时间

总部位于张江的医疗影像公司美时医疗董事长兼CEO马启元日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医疗器械来说,目前中国整个产业是4000亿人民币,全球是5000亿美金,这个市场是十分火热的。”美时医疗研发的生物磁共振等设备很大一部分需求也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医疗器械行业仍主要集聚在低附加值的中低端领域,企业规模呈小而散的形态,研发投入能力较弱。2017年我国主营业收入前20名上市医疗器械企业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平均为5%,而发达国家医疗器械产业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在8%至10%之间。业内人士认为,科创板的开设将为中国医疗器械行业不断创新,追赶国际企业带来可能。

马启元说道,未来生物医药行业有望将占到科创板数量的三分之一。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科创板重点是支持硬科技,从生物医药产业角度看就是救命的药,这个市场肯定巨大。随着科创板的设立,在公开市场募资,可以将生物医药企业新药研发上市的时间缩短一半。”

他还表示,生物医药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长”,研发周期长、投资周期长、上市时间长。“这样的格局就造成一大批生物医药企业要做很长时间。”马启元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伴随着科技的进步和资本的涌入,越来越多的中国生物医药公司开始大规模研发投入,诞生了一批以信达生物为标杆的掌握从前期研发到后期临床全产业链的初创生物医药公司。

以前不久申请受理科创板的生物医药公司微芯生物为例,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微芯生物的招股说明书发现,公司到2018年末仍然亏损达3581.55万元,主要原因是巨额的研发投入。2002年至2018年间,公司累计研发投入金额超过3.8亿元,其中资本化研发投入接近1.6亿元,费用话研发投入超过2.2亿元。

“新药的研发到上市是一个漫长的历程,要经过靶点确认,合成提取,化合物筛选,药理等临床前一系列的试验过程,还要经历临床一期到三期试验、注册申请和上市后持续监测等诸多复杂环节。”微芯生物在提及公司持续盈利能力的主要因素时表示。

一级市场泡沫被挤压 回归价值投资

从资本市场方面来看,尽管中国生物医药初创公司的规模与全球制药巨头相比仍然很小,不过这个行业正在成为吸引投资最多的领域。去年下半年在港交所IPO的中国生物医药公司包括信达生物、君实生物、基石药业、康希诺等公司在上市后都股价都出现大幅上涨。君实生物和康希诺股价在上市几个月后甚至已经实现翻番。

华兴资本数据显示,中国对生物医药行业的融资总额去年创下了50亿美元的新高,2016和2017的融资额度分别为35亿和40亿美元,每年都在以双位数的速度大幅增长。

科创板的推出无疑将为这些资本提供了一种更为有效便捷的退出途径。不过,市场人士警告称,即便有了科创板的退出渠道,但如果估值的不到市场认可,投资人也还是会亏钱。

德勤中国全国上市业务组A股资本市场主管合伙人吴晓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投资界一级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估值偏高、存在泡沫,所以很多轻资产企业、高估值的企业到美国上市大部分都会破发,现在科创板为这些企业多一个退出的渠道,这是积极的,但是同时科创板公募基金也会挤压一级市场的泡沫,这其实是对投资者的要求更高了,需要投资者变得更加专业。”

吴晓辉指出,科创板是完全市场化定价,定价上公募基金和机构投资者的话语权更大,市场也将回归到价值投资,真正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才能生存下去。

另一方面,在科创板的洗礼中最终脱颖而出的企业也更能适应国际化的趋势。创胜集团共同创始人、执行董事长赵奕宁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生物医药行业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发展,第一阶段是引进全球研发的药物;第二阶段是研发满足中国市场需求的药物;第三阶段是将中国研发药物输出到国外。”


上一篇:上一篇:2019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完美落幕

下一篇:下一篇:【丝路新画卷·共享文明成果】以文化自信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