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资讯网,必威体育betway平

金哲宏,23年“脱死”记

吉林榆树医保电话

他因涉嫌杀人被捕,4次被判死缓,终因疑罪从无重获自由

本刊记者 祖一飞

个人介绍(金哲宏):朝鲜族,1968年出生,吉林省永吉县人,1995年因涉嫌一起凶杀案被警方拘捕,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8年11月被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改判无罪。

11月30日,长春市的最低气温降至零下12摄氏度。来法院之前,金永鑫提前准备了一件棉夹克,当审判长宣读完判决书,他立马取来衣服帮父亲换上。在儿子的搀扶下,50岁的金哲宏拄着双拐走出法庭,重新拥有自由身。

“23年了,我总算从这场噩梦中醒来。”面对《环球人物》记者,金哲宏痛哭流涕。他的噩梦始于1995年,那年9月,金哲宏的家乡发生一起凶杀案。因为和被害人有过短暂接触,金哲宏被怀疑是作案凶手。警方侦讯阶段,他先后12次否认犯罪,又9次供认犯罪。尽管声称遭到刑讯逼供,在3次一审、2次发回重审后,金哲宏仍被认定有罪,前后4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金哲宏

从看守所到监狱,金哲宏始终没有停止过申诉。鉴于该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改判金哲宏无罪。继聂树斌案、刘忠林案之后,金哲宏案成为我国司法机关坚持“疑罪从无”原则的又一起典型案例。参与再审辩护的律师袭祥栋评价道:“金哲宏案改判,得益于近年来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改革,意义重大。”

金哲宏出狱后,有人为他感到不值:“假如当初承认,算上减刑说不定早就出来了。”但金哲宏始终重复着那句话:“我没罪,怎么能接受减刑改造呢?”正是这份执拗,支撑着他在狱中熬过一年又一年,直至正义到来。

20多年里,父子俩见面不到4小时

出狱第三天,金家人买好了鲜花和供品,打算回老家祭拜金哲宏已故的父亲。由于身体状况较差,再加上平时很少坐车,金哲宏在半路上突然呕吐,到了墓园仍觉得不太舒服。从下车地点到坟地还需穿过一片农田,冬天地面结冻,路十分难走。金永鑫看到后停下脚步,转身背起体重150斤的父亲,吭哧吭哧地朝前走去。

到了坟前,金哲宏丢掉双拐,跪在地上清理起墓前的杂草:“儿子不孝,今天无罪释放回来看您了!”金哲宏的大哥站在一旁,将判决结果大声地念了出来:“原审被告人金哲宏无罪,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听完,金哲宏没能控制住情绪,独自向前爬了一截,背对着众人抱头痛哭。

父子

无论面对律师还是记者,金哲宏都不太愿意回忆以前的遭遇,他怕一说起来就哭个不停。即便如此,在将近4个小时的采访中,金哲宏还是哭了不下10次。他经常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随之习惯性地将手搭在额头上,不愿让人看见。坐在金哲宏的对面,记者能感觉到他在极力控制自己,泪水通常只在眼眶里打转,他抽泣片刻便恢复平静。提到下一段遭遇时,又会如此。

应接不暇的采访让金永鑫有些担心,他想尽快带父亲去医院体检。1995年卷入命案后,那个健壮的退伍青年就已经不复存在。服刑期间,金哲宏患上糖尿病、肾结石、胃病、心脏病,甚至还犯过一次脑梗,至今仍需借助拐杖才能行走。金永鑫时刻关注着父亲的身体状况,但尽量不去干扰眼前进行的一切。上坟、接受采访,哪里有需要他就过去帮忙,父子之间反倒没有过多交流。

金哲宏被办案警察带走时,儿子刚过完两岁生日。此后父子俩见面均是在监狱里,每次探监时间最多不超过20分钟,23年加起来也不到4个小时。金哲宏坦言,自己对于家已经没有概念,只觉得亏欠亲人太多。金永鑫心中同样深埋着幽怨,“对我来说,这件事毁了一个家庭,也毁了我的童年”。

案件改判后,父子俩各有各的打算。金哲宏早在狱中就产生一个想法,计划用将来得到的国家赔偿给儿子买房,让他风风光光地娶个媳妇回家。金永鑫则看得更近些,父亲一出狱便为其注册了微信账号,他想“带着父亲重新认识社会”。

林间女尸,未解的乡村谜案

在金永鑫还未记事的时候,他的家庭算得上幸福美满。当时的金哲宏是永吉县双河镇少有的创业人士,上世纪90年代初,他对一种叫作“笨狗”的犬种感兴趣,不仅养殖了一些,还开了家狗肉馆和杂货店,日子红火得惹人羡。但好景不长,原本宁静的生活在1995年的一天被打破。


上一篇:上一篇:1月8日全国生猪价格最新行情 今日猪价一览表

下一篇:下一篇:“哪怕只剩一个孩子,我也要坚守”(爱国情 奋斗者)